欢迎来到延安政协网站,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献资料 >>  文史资料 >>  正文
改革开放圆了延安的铁路梦
——西延铁路建设琐忆
来源:延安政协 365在线体育直播 字号: A|A+  

  樊高林


  每当我坐在风驰电掣的西延铁路动车上,就会想起西延铁路建设那些难以忘怀的往事。这条铁路从上马到建成通车几次停工、复工,修了20来年,可谓艰难曲折。然而,延安人民在充分理解国家困难的同时,想方设法,广开筹资渠道,鼎力配合,终于将这条脱贫致富,振兴经济的大动脉通到宝塔山下。可以说,是改革开放发展了经济,调整了投资结构,才使延安几代人最终圆了铁路梦。


  新中国建立以后,延安老一辈领导们就向省上和中央提出建设西延铁路的请求呼吁,通过历届省人代会的议案,利用去北京开会争取,中央领导来延安汇报,从未间断。1970年1月,终于启动了西延铁路勘察测设。延安人民的致富路总算有了盼头。

  西延铁路为国家南北干线西包铁路南段,由陇海铁路西安东临潼新丰镇编组站出线,横跨渭河进入蒲城县坡底,沿洛河峡谷北上至延安,全长334公里,这条铁路地形复杂,山大沟深,隧道多,施工难度很大。为省部共建项目。原计划投资12.5亿元。1973年1月8日,交通部下达新丰镇至坡底段开工命令,由铁道部第一工程局承担施工任务。1月20日,省上召开施工动员大会,铁一局调集34000名铁建大军进场,104公里分段开工。这一喜讯让延安人奔走相告,欢欣鼓舞。1975年1月,新坡段建成通车,开办临管运输,建设队伍继续北上,开始坡底至黄陵秦家川段的线下工程施工。1980年,由于国家调整计划,压缩建设规模,西延铁路全线停建。之后,延安地区坚持向中央和省上呼吁,请求复工。1984年8月,陕西省政府117号文件向国务院报告,请求将西延铁路坡底至秦家川段续建工程列入1985年度计划。11月,延安行署与铁一局会商,由铁一局提出《关于合资修建西延铁路坡秦段的可行性报告》,提请中省有关部门按新的投资体制尽快恢复坡秦段建设。1985年1月,国家计委批准坡秦段93.5公里恢复施工。同时,延安行署要求黄陵县组织秦家川铁路运输煤台和上站运煤公路等配套设施建设,并着手向国家有关部门汇报解决坡秦段通车后,将煤炭运输列入国家计划等相关问题。1986年7月,坡秦段完成铺轨。9月22日首列运煤专列试运行开出秦家川车站,开创了延安煤炭铁路外运的历史。9月25日在秦家川车站举行了隆重通车典365在线体育直播礼,中、省、地、县党政领导和铁道部领导及各界群众五千多人参加,《延安日报》发专版庆贺,将这条铁路称作“振兴延安经济的大动脉”。正在兴建的交口河延安炼油厂引进加拿大的大型设备,才有幸由铁路运入场地。这时西延铁路秦家川至延安段的117公里又停工了。

  1986年10月5日,延安地区行署向省政府呈送《关于申请将西延铁路秦延段建设列入1987年计划的报告》。省政府随即向国务院报告,请求将西延铁路复工列入下年度计划。当时复工北上主要面临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资金问题。二是一些人认为这条铁路客流、物流运力不足。当时延长油矿年产原油只有300多万吨,从经济效益方面看不合算,在国家铁路建设计划盘子中不是当务之急,所以,难度很大。11月初,延安地委、行署组成由呼三副专员,地委顾问、延安铁路建设领导小组副组长徐金山,计委主任窦焕超,经委副主任任常端,支铁办主任邢磊,烟草公司经理高福胜,老干部延学斌,省西延铁路办公室副主任杨作良等同志参加的汇报组,赴京专题汇报秦延段铁路复工问题。我作为行署办公室工作人员,负责工作联络服务。

  陕北在京的老同志非常关心西延铁路建设。到北京后,我们首先找到轻工部原副部长谢宏胜,由谢老领呼三副专员、徐金山顾问、窦焕超主任,去找国家经委原副主任郭洪涛,汇报了这次来京争取西延铁路复工北上问题。郭老很关心铁路建设,预约了国家计委副主任柳随年,安排汇报。11月5日上午,柳随年副主任在办公室接见了延安汇报组。延安方面提出解决投资的设想:一是将延安卷烟厂超收税金部分,中、省、地所得捆绑使用,投向铁路建设;二是请求国家计委每年安排延安秦家川煤台外运出省煤计划200万吨,出口煤计划50万吨,收益部分投向铁路建设。同时还提出节约投资的原则:干线标准(西包铁路为一级干线),旧轨铺设、减少车站、先通后备(简易通车,逐步完备)。并由地方严格控制征地拆迁费用,全力配合施工。这些都是与铁路部门事先协商好提出的。柳随年副主任态度非常积极,他认为这些意向是可行的,还要和有关方面搞好协调对接。他还谈到,田纪云副总理很关心这件事,已批示两次。铁路修到这种程度,不继续修损失太大,争取列入计划。那次汇报,我们有幸认识了国家计委马李胜副秘书长,他生在延安,战争年代寄养在陕北老乡家里,解放后才回到北京,名字中留了个养父的李姓。他对陕北感情很深,为我们几次去国家计委汇报铁路和后来延安热电厂的建设提供了很多方便。随后,我们又去国家烟草总公司,向马尔赤总经理汇报了延安卷烟厂扩大生产和税收使用等问题。为了扩大产能,增加税收用于秦延段铁路建设,马尔赤同意给延安卷烟厂安排一个技术改造项目,引进一条意大利卷接包一体自动化生产线。该项目很快获得批准实施。

  这次进京汇报还遇到两件感人的事。为找国家计委方便,我们住在京西大都(元朝时都城名)饭店,领导为了节约开支不住套间,都住标准间。一天下午,北京市的一位领导要来看望延安领导。徐金山顾问让我去登记了一个有客厅的大套间,房费上千元。客人只谈了不到1小时就离开了。领导让我试试看能不能将房退了。我去前台协商,不能退。这时来了一个男同志,听我的口音问:“陕北来的吧,什么事?”我说:“是延安来的,汇报铁路复工问题。不好意思,我们用了一会套房,想退掉,不到1小时。”他很热情,说他在延安插过队,听说修铁路,很高兴。便吩咐登记员将房退了。并叮咛,以后延安领导需要大房会客谈事就给开,都免单。这么多年了,我仍然忘不了这件事。

  北京的出租车很难打,为了工作方便,我们都是带车去。那时候,没有全国通用粮票买不成饭,没有北京汽油票,汽车加不上油。外地进京车辆凭进京证在东郊大白窑每次限量加油20公升,打一个往返就几乎跑完了。那天,我们办事车开到地安门加油站,快没油了。我抱着侥幸心理到开票窗口商量求援。我说我们是延安来的,汽车没油了,搞不到北京油票,能不能给加点油?那个女同志听说我是延安来的,回头向里边喊:“唉,老家来人了!”接着又过来几个员工,原来他们都在延安插过队。他们让我进里边来喝水,问延安的情况,听说我们为铁路建设来京汇报,更是高兴不已。他们让以后来北京办事,都来这里加油。我们后来几次去北京汇报铁路、煤炭外运、热电厂建设,汽车都在这里加油,受到他们的热情照顾。我常记着地安门加油站的名字。

  11月中旬,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召开了会议,同意延安提出的筹资方案,地方投资部分由延安卷烟厂每年超收税金约5000万元,执行5年,全部投入秦延段铁路建设,要求省上有关部门和延安进一步与北京方面衔接落实。

  1987年3月下旬,省委、省政府决定,由张斌副省长率领省财政厅长葛涛、省计委副主任唐绩初,延安行署副专员王泽英,延安地委顾问徐金山等组成汇报组,专程赴京汇报,落实复工方案。4月1日,陕西省汇报组在国家计委举行专题会议,国家计委副主任柳随年、黄毅诚出席,研究秦延段复工问题,就投资、施工等关键事项达成共识。5月初,国家计委正式下达开工批复。

  施工仍然由铁道部第一工程局承担。铁道部副部长孙永福对这条铁路也特别关心重视。铁一局局长董峰贵是延安桥沟小王庄人,他对复工积极性更高。铁道部及时下达了开工命令,铁一局立即调整队伍,垫资进场施工。因为卷烟厂的税收超成部分要到年底才能实现,而且是逐年兑现。出省煤、出口煤的收益也是年底才能进账,这些钱不可能寅吃卯粮提前预支。省上新成立了西延铁路秦延段建设领导小组,张斌副省长任组长。他在第一次成员会议上讲:西延铁路建设是一项“天”字号工程,全省上下要为铁路建设让路,搞好服务。各部门要相互配合,密切协作,争取早日建成。延安方面的态度是:“勒紧裤带,砸锅卖铁也要把铁路修到延安。”省上当时成立有西延铁路建设办公室,主任来治民,副主任杨作良,下设西延铁路投资公司。由投资公司向银行贷款。延安行署责成由延安卷烟厂负责担保,解决启动资金问题。为了铁路建设,延安各方面什么样的风险责任都敢于担当。沿途各县更是全力以赴,在土地征迁、施工保障等各个环节密切配合,逢年过节向当年拥军一样慰问铁路建设大军。

  1990年12月3日,延安火车站客运站开工建设,地委书记遆靠山,行署专员贾治邦和铁一局的领导为工程奠基。12月21日,通往延安东阳山货站的控制性工程宝塔山隧道开工剪彩。铁路建设的进度喜讯频传。

  1991年12月15日,秦延段胜利铺轨到延安南站,20日,延安南客站竣工。26日(毛主席诞辰纪念日)下午2时,西延铁路铺轨到延安庆祝大会隆重举行,当时下着小雪,延安万人空巷,车站上人山人海。铁道部部长李森茂、副部长孙永福,省委书记张勃兴、省长白清才、省政协主席周雅光等领导出席典礼。部省领导和延安地委书记遆靠山、行署专员贾治邦共同为最后一节钢轨拧紧了螺栓。火车的汽笛声鸣响延安上空,鞭炮声、鼓乐声、欢呼声汇成欢乐的海洋。《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陕西日报》《延安日报》都于次日报道了这一盛典。但尚未开通客货运营。

  1992年6月24日——27日,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铁道部原部长吕正操老前辈回延安视察。吕老乘汽车来到延安,很劳累。期间在遆靠山书记和贾治邦专员的陪同下视察了延安火车站。吕老关心地问:铁路修好了,为什么不通车?吕老当即表示,回北京后给铁道部讲,先通车再完善。让8月1日通车。7月1日,铁一局新线运输处开通了货运业务,8月1日,客运列车正式开通。当时运行的是旧式机车,绿色车厢。先开西延往返,每天两趟,后延伸到安康。1994年7月,延安北阳山货站建成投运。神延线动工北上。2006年初,延安火车站扩建工程开工,同时西延铁路复线工程启动。后来又开行了西延铁路电气化动车,实现了延安人出行快捷舒适的梦想,“千里长安一日还。”

  现在,延安火车站已成为南北铁路大通道的枢纽。延安站始发和经停延安的车次每天达到几十对。延安到北京、上海、郑州、南京、天津、太原、银川、沈阳、长春、齐齐哈尔等地已可专程直达。铁路使延安人走出去,开阔了眼界,丰富了见识,更新了观念。延安的红色旅游更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火热局面,逐年提升,让全国、全世界向往延安的人们,走进延安、了解延安、传承红色基因,弘扬光照千秋的延安精神。也使延安的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延安的石油、煤炭、化工产品、苹果等农副产品,远销全国各地。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生产物资、生活用品也源源不断地进入延安。延安人民的物质、精神生活,幸福指数逐步攀升。延安人民正以崭新的精神风貌展示在世人面前。

  此时此刻,我们更加感念党中央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延安老区铁路建设的深切关怀。感念陕北在京的老同志的桑梓情结和为西延铁路建设做出的不懈努力,遗憾的是他们未能坐着动车再回一次延安。感谢当年在延安插队的北京知青为这条铁路建设的支持帮助。特别要感谢铁路建设大军为这条铁路的修筑,流血流汗,艰苦鏖战,他们有的光荣负伤、致残,甚至献出宝贵的生命。他们的英名与西延铁路同在!更令人振奋的是,十九大以后,我们跨入新时代,延安的高速铁路建设已经启动,通车指日可待。